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
新華北美網 > 企業 > 正文

七公司2016年業績緣何“崩塌式變臉”

2017-02-16 09:34:05 來源:

在業績“崩塌式變臉”的公司身上,并購后遺癥的問題尤為突出:承諾業績不達標,高價收購的資產卻連續多年成為上市公司業績“出血點”,動輒數億元的巨額商譽減值令財務報表由盈轉虧,個別公司甚至陷入了業績補償方拒絕履約的尷尬局面。此外,部分巨虧財報“財務洗澡”的動機明顯。

山東墨龍式業績“變臉”,在A股上市公司2016年財報中還會有多少?

據上證報記者統計,截至2月14日,滬深兩市共有175家公司修正業績預告,其中74家為向下調整,由預計盈利驟降為虧損的公司共計7家,除山東墨龍之外,還有濮耐股份、英飛拓、超華科技、天馬精化、寶馨科技、海源機械。在這些業績“崩塌式變臉”的公司身上,并購后遺癥的問題尤為突出:承諾業績不達標,高價收購的資產卻連續多年成為上市公司業績“出血點”,動輒數億元的巨額商譽減值令財務報表由盈轉虧,個別公司甚至陷入了業績補償方拒絕履約的尷尬局面。此外,部分巨虧財報“財務洗澡”的動機明顯。

值得一提的是,山東墨龍實控人在業績“變臉”披露之前巨量減持的類似戲碼,在濮耐股份亦有上演。

并購后遺癥嚴重

上述7家公司全部來自中小板,多涉及水泥、化工等不景氣行業。其中,濮耐股份預計2016年業績由盈利4232萬元至6771萬元,下調為虧損1.6億元至2億元;英飛拓由預盈6000萬元至7000萬元,調整為虧損4.5億元至4億元;山東墨龍由盈利600萬元至1200萬元,變為巨虧4.8億元至6.3億元;天馬精化由預盈1521萬元至2535萬元,變為虧損2.5億元至3.5億元;超華科技預計凈利潤由520萬元至1299萬元,改為虧損5500萬元至6500萬元;寶馨科技原預計盈利3273萬元至5611萬元,現修正為預虧3000萬元至1.3億元;海源機械亦由盈利860萬元至1000萬元,調整為虧損3000萬元至3700萬元。

細究業績“變臉”原因,包括濮耐股份、英飛拓、寶馨科技等近半數公司歸咎于并購后資產業績不達標,導致巨額商譽減值。以英飛拓為例,其主要是因為之前收購的澳洲DIY安防視頻企業Swann以及藏愚科技業績都無法兌現,導致公司2016年需要分別對兩例并購資產進行大額商譽減值。

同樣,濮耐股份由盈利轉為虧損的原因也是之前收購的鄭州華威耐火材料有限公司業績無法兌現,需要計提商譽減值2.31億元。事實上,這并不是鄭州華威首次“失約”。濮耐股份于2013年以4.40億元的價格買下鄭州華威100%股權,形成商譽2.31億元。2015年即業績承諾的第三年,鄭州華威僅實現扣非凈利潤3207.90萬元,較承諾凈利潤5108萬元差了1900.10萬元,交易對方鄭化軫等167人為此進行了799.33萬股的股份補償。

業績預虧的連鎖反應是,濮耐股份發行的公司債資信評級或將面臨調整。濮耐股份曾于2013年4月12日發行3億元公司債券(簡稱“12濮耐01”),后于2015年7月22日發行3億元公司債券(簡稱“15濮耐01”)。鵬元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今年2月9日向公司發函,稱其將密切關注下游鋼鐵、有色金屬、水泥等行業的變化,以及濮耐股份經營和財務的變化,并持續跟蹤其對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評級展望、“12濮耐01”與“15濮耐01”信用等級可能產生的影響。

有意思的是,在濮耐股份首份業績預告與巨虧的修正預告之間,公司董事鄭化軫的子女鄭鎧鋒曾減持109.35萬股公司股份,而鄭化軫正是鄭州華威的原董事長及現任總經理。

更為鬧心的當屬寶馨科技。該公司于2014年收購上海阿帕尼電能技術(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阿帕尼”)51%股權,袁榮民承諾后者2014年保持盈利;2015年、2016年、2017年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000萬元、2000萬元、3000萬元。如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內,阿帕尼任何年度凈利潤出現虧損,袁榮民應于審計報告出具之日起15日內對阿帕尼當年凈利潤虧損予以補足。誰知,阿帕尼在2014年和2015年連續虧損,對應的虧損應彌補額已達2706.41萬元,但袁榮民至今不但沒有進行補償,反而于2016年6月發出《協議解除通知書》,雙方各執一詞陷入尷尬境地,而阿帕尼這個業績“出血點”卻一直都在。

今年1月26日,寶馨科技公告,鑒于阿帕尼現狀,公司對相關資產計提減值,對預計合同虧損進行確認,2016年阿帕尼預計虧損1.75億元;公司其他業務板塊2016年度預計盈利8600萬元。

“財務洗澡”藏玄機

在業績預警的公司中,不排除個別公司有意通過一次性“業績洗澡”,甩掉包袱,鋪路“華麗轉身”。“一些上市公司在更換控股股東之后,會采取計提資產減值等會計手段實現公司年度業績大幅下滑,從而減輕下一年的業績負擔,也有利于體現新主進駐后的業績。”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如天馬精化,去年二季度新任控股股東金陵投資正式接盤后,上市公司已在三季報中出現業績大幅下降,2016年年報預告更是將凈利潤從盈利千萬元調至虧損2.5億元至3.5億元。理由有三:公司所處造紙化學品等行業產能過剩、市場競爭不斷加劇,市場持續低迷,進一步擠壓了主要產品的毛利空間;公司所處行業的環保標準要求不斷提高,推動綜合運營成本不斷增加,致使主營業務利潤同比下降明顯;根據會計政策以及對未來經營情況的分析預測,初步判斷需要針對公司的商譽、在建工程、固定資產、無形資產等相關事項計提減值損失。

有分析人士認為,鑒于天馬精化目前業績不佳,未來新任控股股東不排除將競爭力較差的產品或業務剝離的可能。

記者注意到,除上述公司之外,還有不少公司在原本預虧的基礎上調大了虧損額度,如四川美豐、同洲電子、軟控股份、天津普林、三特索道、大東南、三泰控股、齊星鐵塔、云南鍺業、圣萊達、天沃科技、貝因美、摩登大道、中泰橋梁、鞍重股份、雙成藥業等。有財務人士告訴記者:“從上市規則來說,公司虧一點與巨虧是同樣的性質,不排除有些公司會一次性把歷史包袱甩掉,以免之后還要分攤之前的虧損。”記者 王雪青

[責任編輯: SH002 ]
CopyRight©2003-2015 新華北美網(xhnanews.net)版權所有京ICP證010042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62084
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