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
新華北美網 > 投資 > 正文

零售業者:成本上漲 利潤降近百萬

2017-02-16 09:35:24 來源:

當鞭炮聲為逝去的舊年畫上休止符的時候,尋常的百姓習慣給自家算一筆賬、做一個總結:這一年里,我付出了什么;這一年里,我又得到了什么。一個個普通家庭賬本上的涂涂寫寫,連聚起來,就變成了宏觀經濟脈動的節奏器。

記者深入全國各地,采訪了農民、工人、小老板、網紅、創業者等多個群體,聽他們講述自己過去一年中平常或不平常的故事,讓他們算一算自己打拼一年的“賬單”。

零售行業的日子有多難過?更多這個行業之外的人對此只是“略有耳聞”。

農歷春節期間,記者采訪到了幾位仍留在行業內“堅守”的零售業人士,聽他們談起曾經有過的“好年景”和如今的“流年不利”。

從一線城市到四線城市,從已經擁有連鎖門店和品牌的小老板到最普通的店員,不同案例中的境遇略有分別,但無一例外的是,這些實體零售業從業者都表示自己遇到了最為嚴峻的時刻。

在其中一個案例中,從2015年到2016年,短短一年之間,某零售業店主的名下一家門店的利潤從224萬元下滑至128萬元;在另一個案例中,成本逐年升高、利潤逐年下滑的現實,促使一位老板決定拋棄其經營十年的商場實體店模式。

去年,國內某商超巨頭在其財報中對零售行業短期前景進行了不甚樂觀的判斷,他們認為,受經濟增速持續放緩,消費信心不足,收入端增長乏力而人工、租金費用壓力剛性上漲等因素的影響,“實體零售行業景氣度仍在低位運行,消費復蘇緩慢。”

【經營者】

租金三年漲30% 店鋪變身“工作室”

2月4日,記者見到張燕的時候,她正忙于裝修自己位于河南南陽某高端居民小區的“工作室”。做了十年高端女裝代理的張燕,已經感受到零售業近兩年的凋敝。

“大約在2013年前后,位于本地一家主流百貨商場的店鋪,單店月租金還不到1萬元。但到2016年,租金已經漲到了1.5萬元上下,人力成本也開始上漲。自己4家門店的年總營收則從2013年前后的800萬元左右下降到500萬元。利潤水平也在走低。”張燕說,在這樣的夾擊下,利潤空間已經被壓縮到開店十年來最嚴重的程度。

在成本的壓力下,張燕打算將自己開在河南省四個地級市一線百貨商場里的4家實體店鋪“關門撤店”。去年年底,張燕著手在某小區租了約200平米的公寓,準備精工裝修,打造自己的服飾“工作室”,今后,張燕的老顧客將來到她的工作室買衣服并享受“一對一”的各種附加增值服務。

張燕說,在百貨商場開設店鋪,僅房租租金就在15000元左右;而在居民小區租借公寓的月租僅有2000元。“在大環境整體低迷的情況下,誰能夠降低成本,誰就能活下來。”

“90后”創業者楊勵也感受到了零售業的“寒冬”。2014年4月,楊勵在西安某旅游景點的步行街上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家民族飾品、服裝門店,同時為自己的服飾品牌注冊了公司。到了這年10月,楊勵的單店月銷售額已經從開店之初的15萬元飆升到了30萬,分布于西安、天津、北京等地的6家專賣店在隨后的兩三年間陸續開業。

不過,在過去的三年內,楊勵開在北京前門的專賣店租金已從15萬元漲至接近18萬元,其他的門店租金也是水漲船高。同時,2016年北京門店的利潤從上一年的224萬元下降至128萬元。

“進入2016年,商圈的門店生意已經明顯不行了,旅游區的屬于勉強維持。”

【打工者】

工作4年,收入不及剛入行者

出生于1993年的曉萍,不滿20歲就從湖南老家來到北京打工了。幾年間,曉萍換過4份工作,但基本都在零售業內“打轉”:一家精品店,兩家服裝店。

對于這個女孩來說,4年的打工經歷給自己帶來的“經驗”微不足道。她不認為在零售商店內賣東西需要什么門檻。曉萍告訴記者,在自己目前所呆的這家服裝店,“兩個月前剛來的妹子比我收入高。”

曉萍告訴記者,自己的收入主要由基本工資和銷售提成構成,基本工資“這四年都沒怎么變。剛工作時2500元,現在是3500元。”但銷售提成的比例有所提高。

在這種情況下,曉萍的收入并不比三年前甚至4年前高,“2014年的時候,我在服裝店打工,多的時候能拿到7000到8000一個月,在那個時候可以算是不錯的了。”然而3年后的現在,底薪有所提高,提成比例也有所提高,但月收入就是不見漲。“可能是現在的生意也不好做了吧。”

曉萍說,兩個月前,店鋪里剛剛新招了兩個年輕姑娘,比自己小2歲,因為比自己銷售業績好,已經連續兩個月拿到7000元左右的工資,而自己最近一年的月平均收入還達不到6000元。

面對零售行業的蕭條,今年24歲的曉萍有點焦慮了,她打算去學門手藝。“之前聽說美甲生意不錯,但這兩年做得人太多了。最近我想去學一下醫美,或者美容spa那一類的技術。”曉萍告訴記者,周圍的同齡女孩子都在嚷嚷著“整容”,這讓她覺得這一行“有前景”。

行業觀察

延伸:國內服裝零售行業“冬季”漫長

而在服裝零售行業整體低迷的現實下,小到個體老板,大到上市公司,整個行業似乎正在共同經歷“傷筋動骨”。對于整個服裝零售業而言,“冬天”已經持續太久。

去年,有零售行業分析人士曾向記者感慨道,在國內服裝零售行業大環境長期低迷不振之下,縱觀資本市場,很多做服裝的同行都開始“講概念”以求存活,“有的搭車互聯網搞O2O;有的做金融,還有以炒股出名的。”

根據同花順數據顯示,在58家已經發布2016年業績預告的紡織服裝上市公司中,超過20家預計凈利潤同比下降。

據公開行業統計數據,從2012年上半年至2016年上半年,4年時間內,紡織服裝業的存貨從600多億元上漲至800多億元;2016年上半年,全國50家重點大型零售企業零售額同比累計下降3.1%,增速同比下降4.2個百分點。(記者 張泉薇 河南、北京報道)

[責任編輯: SH002 ]
CopyRight©2003-2015 新華北美網(xhnanews.net)版權所有京ICP證010042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62084
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