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
新華北美網 > 娛樂 > 正文

歷史正劇回暖 《大秦帝國之崛起》幕后制作揭秘

2017-02-15 10:25:56 來源:

寧靜飾演宣太后羋八子。

張博飾演秦昭襄王嬴稷。

最終邢佳棟呈現的白起戲份,有摳像,有補拍。一個人的獨角戲,對演員演技是一大考驗。

劇組聘請了秦文化禮儀專家從風俗禮制、人物儀態、舉手投足、文言對話等各方面對演員進行培訓。數位歷史學家擔任歷史顧問,在劇本創作中,仔細考證劇中人物、器物、歷史事件。比如劇中的鏡子或建筑物上的花紋都力爭做到符合史實。

《大秦帝國之崛起》(以下簡稱《崛起》),延續了前兩部《大秦帝國之裂變》和《大秦帝國之縱橫》的嚴肅史觀和精良制作,講述宣太后羋八子和兒子秦昭襄王嬴稷的權力更迭。沒有辣眼睛的調色,現場收音同期聲,故事細節嚴謹。截至目前,豆瓣8.9的高評分足見觀眾對其品質的認可。

本該在2015年首播的這部劇為何延播兩年?為什么播出之前“零宣發”?在選角、造型、剪輯等幕后制作上還有哪些秘密?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該劇總制片人焦陽,講述《崛起》背后的“起伏”。焦陽從2005年起,就開始把全部心血花在《大秦帝國》系列上。

延播

“原男二號出事,找邢佳棟補戲”

從2009年《裂變》到2013年的《縱橫》,這部系列劇的播出節奏已經夠慢。按照計劃,第三部《崛起》應在2015年首播,卻直到今年才跟觀眾見面。這背后的故事,焦陽用“多舛”來形容。他透露,延播最重要的原因是“補拍戲份”。

“在過審查時,當時飾演男二號白起的男演員出了事,要么他的戲份全刪,要么劇不能播出,所以延誤了檔期。出事以后,我算了下他演戲的時長是239分鐘。放到現在就是兩部電影的量,我當時感覺,第三部要完蛋了。”焦陽回憶,《崛起》拍攝了近11個月。除了演員問題,還牽扯到郢都大戰的制作。“這是借助地形來打的一場戰爭,參戰方有秦國數萬之眾。很難用電視語言完全展現出來,所以一再改動,拍了又改,最后上特技。”

好在,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焦陽最后請來邢佳棟,硬把白起的戲全都補上。“邢老師很配合,在沒有群戲配合的情況下,在綠幕底下拍完‘獨角戲’,再通過特技加上。”他感慨:“改的這200多分鐘,比整部戲拍的時間還長,做了整整14個月,最后把4個特技公司累得人仰馬翻,很多人打地鋪在后期間睡覺,比拍戲還費勁。”

如果仔細看白起的鏡頭,會發現很多群戲部分中,換掉了臉。焦陽直言:“沒法把所有演員調過來再拍一遍,都是用特技把臉、頭和半身換掉。實在改不了的戲,最后也刪了。這種情況,對之前的演員,對劇組來說都有遺憾。但如果不改,這么多人的勞動就完了。”

選角

“看戲好不好,能否擔得起分量”

第三部《崛起》的宣太后,依然由第二部《縱橫》中飾演羋八子的寧靜出演。這位歷史上首位臨朝稱制的太后,不僅在治國安邦上大顯才干,也深諳育王之道。張博飾演的嬴稷從一個“熊孩子”到雄視天下的“君王”,跨度很大。加上邢佳棟飾演的白起,趙純陽飾演的魏冉等配角加持,這部劇稱得上“一水兒的實力派”。

在選角上,總制片人焦陽坦言,第三部《崛起》跟第二部《縱橫》“有極大的關聯性”。少女羋八子變成宣太后是“一以貫之”。選擇寧靜,因為她之前演過年齡跨度很大的孝莊皇太后。“這部劇里,宣太后戲份非常重。跨度大對一個演員來說考驗很大,所以選角最主要的是戲好不好,是否能擔得起分量。對于制片方來說,選擇寧靜的風險比較小。”

在拍《崛起》的2011年,市場上還沒有“小鮮肉”一說。“那個時候,我們選所有的演員都只想他/她戲好不好。”焦陽告訴新京報記者:“這部戲觸碰到重大的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編劇刻畫時加了很多內心描寫。現在的古裝偶像或古裝言情劇,跟這個戲差異是很大的,不是說那些劇不好,而是我們追求的目的跟他們追求的不同。”

因此,制片方選角目的是:盡最大努力,把歷史人物還原出來。“至于演員長得漂不漂亮、帥不帥氣不是關鍵。”他笑著說:“當然,長得好看更好。但是那個時候,我們肯定還是以實力派演員為主,對劇本里描述的人物是要有把握的。”

服飾

“還原走路方式,衣服必須夠沉”

焦陽回憶,在2010年末和2011年初,做古裝影視劇服裝的主要有兩個基地,一個在鎮江,還有一個在北京。“北京朱氏兄弟主要做電影服裝,費用要比一般做電視劇服裝的貴,但我們主角的服裝全部是在朱氏兄弟那做的,按照電影的標準去做。”

《大秦帝國》系列,無論是服飾妝容,還是行為禮儀,都因接近真實的秦國文化而被觀眾津津樂道。據了解,這部劇很少用絲綢。焦陽說:“那個時代的人將絲綢穿在里面,因為當時男女沒有褲裝,里頭這一層需要貼身穿,講究舒適。由于生產力很低,絲綢即使穿在外面也是用作點綴,平民是不能穿的。”

麻布成為衣服最主要的材質。為了還原古時人的走路步伐,劇中服飾主要用麻布制成,寬大的袖袍使衣服頗有重量,加上身上佩戴的東西較多,走起路來四平八穩。“如果用現在的仿麻布,質量很輕,演員也好穿,但是走路就跟現代人一樣輕飄飄的,顯得很隨意。那個時候貴族特別講究穿著和儀態,跟平民百姓的區別也就在于此。”

而武將們用的盔甲,用的全是真牛皮。“你可以看到演員都是抬起腿來走,因為太沉了,一身牛皮甲30多斤,不那么走就走不動。”看起來演員是端著、繃著演戲,是因為服裝太硬太沉。焦陽笑稱:“人配衣服馬配鞍。如果衣服材質達不到,演員沒有這種重量壓著,氣勢出不來。服裝是在丁黑導演的一再強調下,花了血本做出來的。一穿上衣服,弄完頭發,演員對著鏡子一照,自己就會入戲。”

劇情

“太后和王的母子關系,是二次創作”

《崛起》的亮點是“宣太后擅權,外戚干政”,宣太后與兒子嬴稷在王權上長期對立拉鋸,彼此間猜忌滋生。片中開篇“太后何時能將朝政大權,全權由兒臣來定奪”就集中展現了這一矛盾所在,而“娘不在乎天下人如何評價與我,娘只在乎稷兒和秦國的好壞”也體現了羋八子的母性之愛。

這也是該劇在歷史基礎上,進行的最重要的二次改編。“宣太后和秦昭襄王嬴稷之間的母子關系,完全是杜撰出的,都是二次創作。”焦陽說。歷史上對宣太后的記述極其稀少。“但我們從歷史上可以揣測。魏冉是宣太后的弟弟,掌握部分國政。大權轉給秦昭襄王,存在權力的更迭。一般王權的更迭都是血淋淋的,別說母子,父子之間也是殺得你死我活。”劇中這個政權得以平穩過渡,得益于創作劇本時的思考。“我們有一個推斷是宣太后為了兒子,不僅平穩過渡權力,而且背后有巨大的力量促使其權力交接,并不是歷史上寥寥幾句,秦昭襄王就收回大權。”

焦陽表示,這就給電視劇提供了一個創作空 間。“觀眾再往后看,劇情會展現出宣太后逐漸將權力交給兒子的過程,她說:‘功勞這個事情,王說有便有,王說沒有就沒有。’她的弟弟魏冉受嬴稷之氣建議換王,宣太后毅然拒絕了。這就是一個母親對兒子的感情,這也是我們對歷史的創作和再演繹。”

原聲

“為了藝術性,導演堅持原聲”

與很多古裝劇不同的是,《崛起》選擇用同期聲。聽到演員的原聲出演,一些觀眾覺得不適應,也有觀眾覺得這才是“正劇范兒”。對此,焦陽解釋,此舉是因為丁黑導演的一再堅持。“其實我不讓用原聲,因為同期聲有優點和缺點,而且原聲是電影才用,時長短,方便修復。電視劇周期是要有保證的,受影響就要重拍,周期上不能保證。臺詞很考驗專業,但是電視劇現場不可控因素太多。橫店是個旅游區,收音的條件沒有在電影棚好,風向等都會造成問題,有些觀眾認為這個原聲有些粗糙,聽不清,是有這樣的情況。”

但導演的這個堅持,他覺得對了。“好在實力派演員在臺詞上,沒有大問題。”像李立群老師,劇本都不用拿,隨便怎么對詞,張口就來,這就是功夫。對演員來說,這就是專業功底。“焦陽說,他作為制片人,考慮周期、成本等問題,而導演考慮的是藝術性。”其實第一部也是導演拼命堅持同期聲,我認為該堅持的還是要堅持,必須給導演、演員藝術創作的空間。"

評價

“只要你看了這部戲,罵也行”

距離首播僅剩4個小時,《崛起》才通過官方微博宣告開播,“零宣發”也成為話題點,焦陽直言,這一部播出“太突然”。“9號下午四點才通知我播,我才看到網上的節目預告。”而由于上一部《縱橫》的收視低迷,他甚至沒對第三部抱有希望。

“第二部播出慘敗啊,可能是觀眾覺得太沉重,有很多人批評說‘看不明白’,所以這一部我根本沒多想,估計播播就完了,沒什么預期。當晚有人通知我上豆瓣,一看 1700多人在評論。第二天播完三四集,網上評論都出來了,心想不得了。”這部劇的討論熱度,令他大為驚訝。而外界不論是批評還是贊譽聲,焦陽都“欣然接受”。

由于網絡版跟電視版集數不同,一些情節在電視播出時被刪掉。“央視只播出34集,所以要把鋪墊的戲拿掉,我們的完整版是40集。電視平臺有集數限制,一年只能播10到11部,后面還排了很多戲待播,能夠播出34集已是不易。”焦陽說:“只要你看了這部戲,罵也行。對我們來說,漠然才是最大的批評。也有人說爛,對于我而言,電視劇不管做成什么樣子,做多高,都是要拿給觀眾看的,要允許觀眾吐槽。只要是對我們后續作品有很大建議的評語,我們都接受。”

《崛起》的熱播,如今被視作歷史正劇回暖的信號,對此,他坦言:“影視行業走到今天是多元化的,不管戲說、正說、古裝偶像化還是玄幻,都有它的市場。不要一個類型打壓另一個類型,這樣不符合繁榮藝術市場的規律。一開機就是面對8億的電視觀眾,不可能只看一個類型的劇。不管什么類型,都有它的市場生存空間。各自題材的差異性大,越繁榮越好。”

采寫/新京報記者 凌晨

[責任編輯: SH002 ]
CopyRight©2003-2015 新華北美網(xhnanews.net)版權所有京ICP證010042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62084
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